n5vp2熱門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笔趣-第727章:生意不好做展示-yfz7m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
别看我跟凌姐嘻嘻哈哈的,但是我心里是真的很紧张,很紧张的。
我这次要做的事,是真的惊天动地的大事。
上千亿的金融大战,五家公司的生死存亡,几千号人的饭碗,都在我手里握着。
我现在能明白古时候那些帝王将相打江山时候的紧张了感了。
真的,成王败寇。
输赢就是两个极端世界。
如果这次我输了,我就炸了,我就再也不可能翻身了,因为欠的钱太多了,几十亿几十亿的欠,还害的那么多机构跟着我一起赔钱。
那他妈就不是小事情了。
什么叫拦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更何况,你害还别人赔钱呢?
所以,只能赢。
紧张的时候,切割机停了,我赶紧小跑着过去,心里很紧张,这块石头,就是我的入门券,一定得赢。
我赶紧跟吴灰,把切开的片给抬下来,周围立马就围过来不少人,这么大的料子开切,稀罕啊。
当料子平摊放开的时候。
我就听到一阵赞不绝口的叫声了。
我知道这料子有戏了。
我赶紧拿着手电打灯。
“啧!”
真他妈漂亮。
料子色,种,都很好,没有变种跳色,而且比之前的预期还要好,居然出了金丝种的翡翠。
就是可惜。
裂还是进去了,细碎的裂,太多。
但是不要紧,会卡就是赌种赌高色,种跟高色都出了,这裂,就看着怎么规避了。
我拿着手电打灯看,这料子啊自然光下就看到玉质非常的美,还泛着大片大片的绿色,明面就可出上十几条大圈口手镯。
打灯一看莹光效果特别强,目测达到了高冰种,内部飘着的些许金色的线条更加而柔美。
这料子金丝种我是真的没想到的。
在翡翠家族中,有两个较为名贵的品种,那就是金丝种翡翠和龙石种翡翠。
金丝种翡翠指的是翡翠内部有鲜艳的翠绿分布,较深的绿色呈丝、条、带、片分布在较浅色的部位,使得整块翡翠更加鲜艳。
这块料子是浓绿色,但是有飘黄的金丝在里面,这颜色就特别富贵了。
也就是常说的黄加绿,但是这个黄加绿可不是大马坎那种黄加绿,而是真正的金丝种翡翠。
料子的种色,都达到了一流,可惜啊,这个裂痕,有点糟心啊。
我拿着手电打灯,我看了一下,至少一多半的料子取不了镯子,剩下的,还得仔细找好的师父来切割。
我拿着手电敲打着料子的切割面,这个种色,如果没有裂,三五亿随便卖,但是,这个裂痕,让料子大打折扣。
这让我心里很忐忑。
觉得不是很顺利。
我这个人,有一种特别强烈的直觉,我赌石要是顺当的时候,一刀切来,是特别喜庆的大涨,那么,我接下来做的事,肯定一帆风顺,但是如果我要是磕磕绊绊的,赌的料子比较愁人。
那么我接下来做的事,也是磕磕绊绊的,而且,可能还会失去什么。
江湖JH 水原ShuiYuan
我并不迷信,但是经历那么多事之后,我就形成了一种直觉。
我舔着嘴唇,给苏锦城打电话。
我说:“喂,苏老板,我这,又出货了,你过来看看?”
苏锦城立马说:“我手里的货还没出呢,这手里没现金。”
我听着就很头疼,我说:“那你找找有没有要的同行,高冰满绿飘金丝,就是裂多一点。”
苏锦城说:“要不,找陈忠和老板吧。”
我听着就头疼,我不想去打扰陈忠和,而且,他的公司也交给了刘萱,等于是我要开口问刘萱要钱。
我觉得差点意思。
苏锦城说:“你要是,张不开口,那行吧,我找几个同行过去看看料子。”
我说:“行,等你。”
我挂了电话,让人把料子给取下来,这料子,还能切六片左右,每一片的价值,至少得有两千万左右,这个裂,真揪心。
要是没有裂的话,这料子,随便卖,三五亿,人家直接抢了。
不良男友:校花借個吻 蘇小淺
有这个裂,不是专业的行家,都不敢拿的,因为这个裂不好处理。
我在赌石店等了一会,就看到苏锦城带了一个穿着很洋气的女人过来了。
我立马去迎接苏锦城,我说:“哟,苏老板,这位美女姐姐谁啊?”
苏锦城笑了笑,他说:“珠宝街的花姐,一年流水十几个亿,行家。”
我立马笑着说:“哟,花姐,大老总啊,幸会幸会。”
霸王刀復仇記 賓劍
那个花姐立马笑着说:“开什么玩笑,你林总面前,谁敢说自己是大老板啊。”
她说着就跟我握握手。
我看着苏锦城跟她眉来眼去的,觉得有点意思。
我说:“过奖过奖,就是架子看着大,其实没钱,这手底下几千号人要养活,花姐,你来看看料子。”
森林巨虎
她也没跟我多客气,直接走过来看料子,她一看就啧了一下,说:“这裂啊,太多,出不了多少货。”
我立马说:“镯子肯定能出五六十对……”
花姐立马说:“那我就给你五六十对镯子的钱,你干不干?”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有些不爽。
她看着我变了脸色,就笑着说:“是吧,你也不高兴,那我要是拿了这料子,这百分之七十的料子都不好用,你说我干嘛要啊?”
苏锦城立马笑着说:“给我点面子,我就是手头上资金不充裕……”
我点了点头,也没生气,不过我算是知道苏锦城对我有多照顾了,以前这种料子,再怎么难处理,苏锦城只要拿,绝对不叽叽歪歪的,但是跟别人做生意就不一样,人家可不管你是谁,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花姐笑着说:“林总啊,你报个价吧。”
我说:“这……就打五十对镯子,高冰加艳绿,市场价至少得100万一只吧,这一亿五,怎么样?”
晨雪翩跹 冷月微光
超凡神瞳 白鬼书徒
这个裂啊,把这个料子打了对折了。
那花姐拍拍手,她说:“那有50对啊,有50只就不错, 这样吧,我打包了5000万。”
凌姐听着就很不爽,她说:“你这娘们够狠啊,这一刀拉了三分之二啊,这生意不能这么做吧?”
花姐立马拍拍手,她笑着说:“我啊,是真不想要,这料子,太碎了,出不了那么多货,我就是看着苏老板的面子,你们那么金贵,那行,你们再找找别人?”
我听着就很不爽,如果是以前,我一巴掌就上去了。
但是,现在不行,我说:“花姐,这生意不就是谈出来的吗?您给我一个面子,行吧,我也让一步,1个亿,我就缺这笔钱救命,您就当救我一命,我感激不尽,以后花姐要是有什么需要的,我马帮,随叫随到。”
位面宇宙 虛空001
花姐立马笑着说:“林总,可真会说话,那行吧,就一个亿,我这没带人,你们派人给我送回去吧。”
凌姐听着就很不爽,我看着她要动手,我立马就拦着她。
我笑着说:“五千万送一趟货,值了。”
重生之破繭
凌姐很疼我,我倒是无所谓。
做生意讲究的是什么?
和气。
只要和和气气的能把钱赚了。
那就是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