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ssk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超能仙醫-第八百四十章 解毒!推薦-sbx00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
对断离火几人来说,只要把众人的注意力从寒毒转移到至阳药物上面,事情就有转圜的余地。
而且,事实也的确如此。
正如之前那位家族代表所说,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接下来,只要证明至阳药物的药效,他们依然是兵器市场的王者。
至于唐锐口中的雪寂系列……
那只是个笑话罢了。
约摸半个多小时的功夫,那名工作人员去而复返,手中还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汤,只是时间紧急,汤水中漂浮着许多药渣,火候似乎也没怎么掌握好,漂浮出一股刺鼻的气息。
“连个中药都熬不好,养你们有什么用!”
断浪火气腾一下就涌了上来,若非顾及现场的媒体人,恐怕就拳脚相对了。
阎太升压压手掌,沉着开口:“断贤侄不必急躁,这药物的效力极好,只要不是熬制过程偏差太大,几乎是不受什么影响的!”
“那还好。”
断浪这才放心下来,目光一扫九尺壮汉众人,轻哼一声,“不是跑过来求药吗,还在这愣着干嘛呢?”
那些人的脸色蓦然就沉了下来。
寵妻當道
“臭小子,你搞清楚!”
九尺壮汉反唇相讥,“是你的疾霜系列出了问题,我们过来讨要说法,而不是我们低声下气求药,我把话放在这里,就算这碗药真的有用,也免不了你们的责任,该怎么赔偿,你就给我怎么赔偿!”
“你说什么!”
断浪暴喝之间,拍案而起。
他没想到,这壮汉颇有几分胆气,不仅对他身后的唐门背景毫不忌惮,甚至还屡次冒犯,与他针锋相对。
可正在他爆发之际,断离火猛然把他拽住,提醒道:“给我坐下,既然出了问题,自然要负责到底,这位先生说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浪哥,叔叔说的没错,你就听叔叔的吧。”
墨紫涵也扯住断浪的衣角,好听的声音告诫道。
断浪这才收住情绪,坐回原位。
“连一个小姑娘都比你顾大局识大体,这断氏一门,真是让人耻笑!”
九尺壮汉冷笑一声,转身拍了拍自己的同伴,说道,“你去试这碗药汤,我去试一试唐会长的雪寂剑。”
那同伴身材很瘦,像个竹竿似的,只听他声线轻抖:“豹哥,你的寒毒比我们更重,还是你先……”
尽管他们对断浪厌恶至极,但就解毒的手段而言,他们还是更偏向于阎太升的至阳药物。
毕竟,这国医会与断氏父子同属唐烈麾下,在疾霜系列问世的那一刻,阎太升恐怕就开始钻研如何去攻克寒毒了。
而唐锐这一番举措,更像是趁火打劫,把他的什么雪寂系列推荐出来。
“行了,就这么定了!”
超級道鼎
九尺壮汉一句话打断,三两步走到唐锐面前,抱拳开口,“唐会长,只要把雪寂系列拿在手里就可以吗?”
“对,你也可以催动真气来加速解毒。”
话落,唐锐的目光在他的双手处停留一瞬:“这年头,善使双剑的武者不多见了。”
九尺壮汉不由怔了一下。
在他发觉疾霜系列会引发寒毒之后,就把佩剑舍弃在家,可唐锐只一眼,便看出他善使双剑,这眼力可见一斑!
他才来京城不久,对唐锐的诸多传奇只是耳闻,并未亲身经历,所以他对唐锐也只是武林中最基本的客气。
而现在,他眼底莫名涌出几分期待。
或许这雪寂系列真的有用?
而当他从剑匣取出了雪寂剑,眼底的期待更尽数转化为震撼。
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意钻入掌心,沿着全身经脉,行走周天。
原本需要以莫大真气压制的寒毒,突然不再是躁动不安,而是表现的如同过街老鼠,被这股暖意迅速侵蚀,击溃。
才转眼功夫,右手的寒毒便彻底肃清。
“唐会长,这……”
九尺壮汉抬起头,神情一振。
唐锐却是笑了笑:“先运气解毒,有什么话之后再说。”
“没问题!”
九尺壮汉当即调动全身真气,去驾驭这一股暖意。
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中,顿引起阵阵好奇。
“难道,那雪寂剑真能解除寒毒?”
有家族代表惊叹出声。
阎太升却低声冷笑:“简直不知所谓,除了我的至阳药物,这世上没有任何手段,能够压制寒毒。”
很快的,半小时时间一晃而过。
“我感觉好多了!”
竹竿男早也服下药物,虽然被那股呛鼻的气息顶的不轻,但药力逐渐散开之后,立即感觉身上暖和不少。
无巧不成婚 谭宇宸
辰少的神秘老婆
人路楠走
许多家族代表的目光都聚集过来,纷纷询问他的感受。
“原本我需要用八成的真气抵抗寒毒,现在已经完全不需要了。”
竹竿男激动的同时,却也有些遗憾,“只可惜,我仍然能感觉到寒毒的存在,也就是说,这碗药汤没有解毒的作用。”
囚爱:亿万总裁的逃妻
“这一点,阎老刚才就提到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好在阎老他们还在着手开发解毒药物,在那之前,我们只要用这种至阳药物去压制寒毒即可。”
“说的是啊,虽然只能压制,但总比身中寒毒要好太多了,而且考虑疾霜系列的品质,这种可压制的寒毒也并非不能接受。”
眼看着众家族代表的情绪都被安稳下来,阎太升立刻与断离火交汇了一道玩味的眼神。
只要把人心重新笼络到他们手中,就就不用担心疾霜系列的销量受到影响。
相反,他们还趁这次机会,很好的推广了至阳药物,简直是一举两得!
但就在这时,会场传出一道更为惊喜的声音。
“解了,我感觉我体内的寒毒,已经全部解除掉了!”
所有人俱是一寂。
接着,他们的眼眸蓦然撑圆。
只见九尺壮汉满脸轻松的站在那里,而他身上的冻伤已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微微泛红的皮肤,以及扩张开来的毛孔,和蒸腾而出的丝丝白气。
就好像他刚刚做完一次汗蒸一般!
“这……”
众人立刻面面相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阎太升更是大吃一惊,几秒种后,颇有几分失态的跑到了九尺壮汉面前,抓起他的脉搏诊断起来。
感受着那铿锵有力的脉动,阎太升脸色大变。
从脉象上说,这九尺壮汉体内,再没有半点寒毒的踪影!
“不可能!”
阎太升噔噔倒退数步,口中呢喃,“这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