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gi2精华都市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 txt-第805章 不分場合的浪漫幻想!-h66fv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
碧水园这个小区已经存在快三十年了。
在这个每年都有新的楼盘开盘,遍地高楼拔地而起的年代。
碧水园已经被归到老旧小区的行列了。
狭小的楼道,昏暗的灯光,楼道内随处摆放的自行车,电动车。
金牌医妃
猛地来到这种小区,让住惯了高档小区的吴骏还有些不适应。
不论是他给姜仪在中扬悦城买的房子,还是给安琪儿在御龙湾买的房子。
甚至连天苑小区那边的房子,也比碧水园这边强上不少。
虽然条件差了些,但打工人打工一辈子也买不起这里的一套房。
碧水园比天苑小区的地理位置要好很多,所以均价更高,快破两万了。
吴骏跟随侯婷进到电梯后,侯婷按下了8楼的按钮。
电梯厢门关闭后,电梯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声响,甚至还有些晃晃悠悠地开始升空。
吴骏的脸色有些古怪,这电梯也太特么吓人了吧?
该不会半路突然咔嚓一下坏掉吧?
“吴骏,你是在担心电梯突然坏掉吗?”侯婷看到吴骏脸上的表情后,仿佛看穿了他心内所想,开玩笑似的问道。
————
吴骏扫视一眼电梯内部,尴尬笑笑说:“呃,那倒没有,就是感觉这电梯好像有些年头了,运行的时候动静有些大。”
“我刚住进这里那会儿,每次坐的电梯的时候,也都是心惊肉跳,习惯习惯就好了。”侯婷笑着说,“算起来我在这里住了快四年了,几乎每天都要坐电梯吧,还没出现过问……”
公公有喜了
嘎吱!
侯婷一句话没说完,正在上升的电梯突然戛然而止,猛地停顿下来!
吴骏和侯婷唰地一下抬眼看向对方,两人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比纸还白!
“我槽,不是吧!怕什么来什么!”
假婚真愛:甜妻別想逃
吴骏内心无比震惊,老天爷在监听自己的内心活动吗!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这会儿侯婷的脑子几乎已经宕机不转了。
虽然新闻上经常报道某地某人被困电梯,但实际当中,侯婷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面对这突然起来的意外情况,吴骏一个老爷们儿都很难保持镇定,更何况侯婷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了。
“婷姐,别怕,没……我槽!”
“啊!!!”
吴骏一句安慰的话还没说完,电梯哐啷一声,又往下坠了一截!
侯婷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尖叫。
吴骏和侯婷没有丝毫防备,顿时七倒八歪站立不稳倒在电梯内的地板上。
不幸中的万幸,还好电梯只是下坠了一截,不是一坠到底。
“婷姐!你没事吧!”
“吴骏!你没事吧!”
吴骏和侯婷就像是本能反应一样扑向对方,嘴里问着关切的话。
礼物和鲜花胡乱丢了一地,这会儿也已经无暇顾及了。
两人胳膊拉着胳膊,看到对方肢体行动没问题,这才各自安心。
就在两人心中暗自庆幸的时候,电梯内的照明灯突然滋滋滋地响了几声,然后突然熄灭,轿厢内瞬间陷入黑暗。
“啊!!!!!”
惊魂未定之下,又遇到了自己最害怕的黑暗,还是在电梯这种密闭的环境当中。
侯婷发出此生分贝最大的一次尖叫,几乎是瞬间崩溃,一下钻到吴骏怀里,两条胳膊紧紧搂住他的腰。
虽然没侯婷这样的大美女投怀送抱,但吴骏脸上却没有一点儿享受的表情。
极度紧张之下,侯婷的两条胳膊就像是孙猴子头上戴的金箍儿一样,勒得吴骏生疼生疼的,差点儿没把晚上刚吃的饭吐出来。
吴骏到底是个爷们儿,也算见识过一些风浪,也不像侯婷那么怕黑。
电梯停止下坠后,他的一颗心也跟着落地了,倒是恢复了一些冷静。
电梯这种特种设备,相对来说还是很安全的,有好几道安全装置,鲜少有直接坠落触底的,大多会在半空中卡住。
就算是触底,电梯井的底部也有缓冲装置,一般来说,不会死人。
倒是不至于当场吓尿。
侯婷的情绪已然失控,这种情况下,吴骏感觉自己越是要冷静。
“婷姐别怕,我们不会有事的,已经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安全了,马上就会有人来救我们出去的。”吴骏腾出一只手,轻轻拍拍侯婷的后背安慰,不断说着安慰的话。
安慰了有三分多钟,侯婷的身子这才慢慢停止抖动,抱着吴骏腰的胳膊上也卸去了一些力道。
两人这才从电梯地板上半坐起来,黑暗中,侯婷仍是像一位溺水的人一样,抱着吴骏的腰不肯松手。
吴骏对此也没有任何办法,算了,抱会儿就抱会儿吧,自己的腰又不会被弄断。
这种机会,别人想求还求不到呢。
他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自己……
职业收尸人 无路可走
“对不起吴骏,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情绪稳定一些后,侯婷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黑暗中闻着吴骏身上散发的男人味道,她的脸烧的厉害。
人生头一次,侯婷开始感谢黑暗,感谢它掩饰了自己的尴尬。
网游之纵横人生 最后遗迹
一次也就罢了,今晚连续两次对他投怀送抱,太说不过去了!
“没关系的婷姐,不用感到抱歉或愧疚,反而是我要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不等侯婷一句话说完,吴骏出口打断了她的话。
他当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在石门客栈包间的时候就知道了……
吴骏另一条胳膊能动后,从兜里掏出手机。
解锁屏幕后,电梯内被照亮了一些,打开手电筒后,电梯内更亮了。
两人现在仍是搂抱着的状态,距离近到能看清彼此脸上的毛孔,闻到彼此呼出的气息,一股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息在电梯内弥漫开来。
“咳咳……”吴骏轻咳两声,轻声问道,“婷姐,我先扶你起来?不知道外面的人知不知道电梯里困着人,我试着打下救援电话。”
吴骏模糊的印象当中,电梯出故障的时候已经攀升到6楼了,往下坠了一截后,两人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在6楼和5楼中间。
这个高度,不算太高也不算太矮,非专业人士,最好还是不要乱动。
保持冷静,及时呼叫救援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哦,哦,我可以,可以的。”侯婷此刻俏脸通红,电梯内恢复一些光亮后,她的目光根本不敢和吴骏对视。
吴骏搀扶着侯婷从地板上站起来,两人的身子这才分开,侯婷心里突然有种很失落的感觉。
甚至,她生出一种就算和吴骏困在电梯里一辈子,好像也很不错的想法……
侯婷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生出这么荒谬的想法!
女人的浪漫幻想,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分场合。
吴骏没空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他现在想出去,求生欲不是一般的强……
吴骏用手机照明,找到电梯上的紧急呼叫按钮后,伸手去按。
按完后,吴骏愣了一下。
电梯内没有任何动静,还是安静地不行,并没有响起以前错按时物业值班人员的询问声。
侯婷见状解释道:“那个紧急呼叫系统一年多以前就已经坏掉了,然后就撤了没用。”
“还有这种事,我说怎么半天没反应呢。”吴骏吐口气,有些无奈。
喊人?哪怕外面的住户能听到,显然他们也是和自己一样的非专业人士,对眼前的情况毫无帮助。
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总不能自己亲自动手扒开轿厢出去吧?
如果侯婷不在场的话,事情都是很好办。
剑心轮回 方竹
从【资源大亨】内召唤出一名农夫,徒手就扒开了。
电梯厢门对于吴骏和侯婷来说是难以克服的障碍,但在农夫们看来就如同一张薄纸。
现在的话,显然不可能因为眼前这点儿小困难,就在侯婷面前“显圣”。
除非自己脑子抽了。
打电话给消防或者警察?
就在吴骏准备拨打报警电话的时候,侯婷在一旁说道:“这个小区的物业挂靠在隔壁小区,现在归那边管,轿厢上的救援电话是那边物业人员的电话,或许我们可以打那个电话试试。”
“那就试试。”吴骏点点头,准备先联系物业来试试,毕竟他们距离这里最近,这事儿也原本就归他们管。
随随便便打报警出警的话,有点儿浪费公共资源不是?
吴骏抬着胳膊,用手机照明,从轿厢壁上找到一块银灰色的铝合金铭牌,上面有两位姓何的师傅的电话。
吴骏按照上面留下的号码打了过去。
“嘟嘟嘟……”
“嘟嘟嘟……”
电话响了快有一分钟都没人接听。
吴骏的眉头越皱越紧,抬手看了一眼手腕的手表。
现在刚九点过四分钟,时间上来说还不算太晚。
特种设备上面的紧急救援电话是乘坐人员遇到紧急情况时的救命稻草。
紧急救援电话,一个是紧急,一个是救援,两者同样重要。
然而,紧急电话却打过去这么久了没人接听,这就有点儿不像话了!
吴骏挂断第一个电话,换上面的第二个姓何的师傅的号码打过去。
“嘟嘟嘟……”
“嘟嘟嘟……”
如同第一个电话一样,第二个电话也是很久没人接听。
就在吴骏准备挂断电话的一瞬间,电话突然接通了。
对面传来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灵界帝尊 没有翅膀
“喂!你谁呀?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正喝酒呢!大晚上的,真他娘的扫兴!”
男人说话的语气很大声,很粗暴,很不耐烦,很没礼貌。
吴骏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脸上一阵不爽。
特种设备紧急救援人员,就这?
吴骏沉着脸,冷声道:“我和一位朋友被困在碧水园16号楼的电梯里了,立即找人过来一趟,要不然,我会把你们物业公司告到倾家荡产,我说到做到。”
“你特么以为你谁啊!你去告啊!还告到我们物业公司倾家荡产?真把自己当号人物了啊!”
“你小子要真这么牛逼,干嘛还住在那种垃圾小区?吹牛也不先打个草稿!槽,老子还真就不去救你了,有种你就告去!”
吴骏一句话说完,对面很是不屑,回怼了他好几句。
吴骏嘴角一动,冷笑一声,他还真没跟对方开玩笑。
吴小波他们接下来又有事情做了。
就在吴骏准备挂断电话呼叫消防救援的时候,电话那头突然响起另外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久违了,沐叔叔
“强子!你他娘快闭嘴!喝点儿酒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吧!把电话给我!”
“丰哥?怎么个意思啊?”
“先把电话给我!”
“喂喂喂?哥们儿还在吗?你刚说那个小区那栋楼?我们这就过去,你们别慌,电梯故障很好修的,到哪儿三五分钟就能把你们救出来。”
对面一阵噪杂的声音后,换了一个人说话,这人说话的声音听上去老道不少,也比之前那人说话中听很多。
“碧水园,16号楼。”吴骏深呼吸一口,压下内心的暴躁,决定再给这人一次救援自己的机会。
但是,救援以后,该告了还是要告,他非常不爽之前那人对自己说话的语气。
清夢殤
如他所愿,吴骏会用行动向他证明自己是真牛逼,还是在吹牛逼。
对面听到吴骏松口后,忙不迭道:“好的好的,哥们儿你稍安勿躁,别那么大火气,我们这就过去,很快,十分钟之内把你们救出来,我保证,先这样啊,挂了,我们就在值班室呢,这就开车过去!”
“越快越好。”吴骏得到对方的保证后,冷哼一声,随手挂断电话。
碧水园隔壁的清池园小区。
大明官途
烟雾缭绕,酒瓶满地的物业值班室内。
两个穿着物业制服的男人正坐在一张矮茶几旁就着一袋儿散称的花生米喝酒。
挂断电话后,年纪大一些的中年男人把手机丢给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率先从座位上站起来:“强子,赶紧的,先去隔壁把活儿干了,干完活儿再回来继续招呼,一去一回用不了多长时间。”
“丰哥,干嘛惯着那孙子啊!”何强坐着不动,一脸倔强,指着碧水园小区的方向,“我敢把话撂这儿,住碧水园的有一个算一个,全特么穷屌丝,在老子面前装逼,他算老几啊!”
“先忍忍吧强子,等上个月工资到手了咱俩就撤,这破工作不做也罢,这会儿要是被业主举报了,咱俩的工资就别想要了,白白便宜了胡经理。”
何庆丰叹口气说:“当初要不是姓吴的那混蛋,咱俩现在也不至于落到这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