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meof火熱小說 靈契之主笔趣-第七百零九章 縫裏有幽光閲讀-6cpyw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场面顿时有些混乱,夏萧捂着自己的右臂,脚掌在地面连连蹭过,令自己后退到房间的左侧墙角,唯恐被波及。这等力量触之即死,他可承受不住。夏萧不忘以元气止血,但这下除了左手,整条右臂都没了,不过还好,小命还在。
变装禁忌游戏:爱上替身
其实就算第三条腿没了都无关紧要,只要性命还在就行。
白敦的身体逐渐浮空,四周元气的磅礴程度足可液化成水。高度凝实的它们不断卷动,成了一只手掌,试图将匕首拔出,可这以龙鳞龙牙为材制作出的利器一旦咬中猎物,便不会松开。
白敦记得曾有一位高阶岩猿挑战自己父亲,虽说打了个平手,父亲的牙齿还掉了一颗,显得有些狼狈,可那颗牙齿的半截刺进岩猿背部,一直折磨它致残。现在这加以龙鳞的匕首更是坚不可摧,但她不能死在此处。
“夏萧——”
急促的呼唤令夏萧本就难看的面孔再冷几分,他不想再插手,他已完成自己要做的事,而且他之前给过白敦机会。若当时白敦答应,那柄匕首只会交由她手,不会刺进她的血肉,现在也不用满眼愕然和期待的看着自己。
“帮我,我就放你走……”
白敦的语气有些有气无力,这把匕首的威力,显然超乎他的想象。但夏萧不傻,清楚刺出匕首时,便真正选择了黑煌这方。他现在这么狼狈,就算出于同情,黑煌都不该食言,而帮白敦,没有任何好处。
夏萧迟迟未动,他偏过头,左门和左窗迅速颤抖,其后的黑煌要来了。
“快!”
白敦喊的歇斯底里,可无人能帮她。夏萧能感觉到背后的墙在颤动,说明黑煌即将出现,现在帮她,岂不是要和黑煌闹僵?
他想回家还得靠黑煌,所以根本没有搭理白敦。她逐渐绝望,想让潘驭来,可她把这空间狭缝隐藏的太好,以至于除了她别人感受不到其中的动静,她现在也没有发出求救信号的能力,只有逐渐绝望,等待死亡。
咚!
白门后发出极为洪亮的响声,令夏萧心惊。很快,带有白敦封印的门被黑煌冲撞出一个极为夸张的弧度。
门就要碎了,窗户也破开一道裂痕,其后万魔钻出,张开血盆大口呼啸嘶吼,不停在房间四处游荡。
眼前一片漆黑,整个房间都变成黑色,门板再度被踩碎。狂风令夏萧眯起眼,一只小鬼跑到他面前,张牙舞爪的扑来。
“滚!”
夏萧一拳打在他脸上,令这分不清状况的小鬼在原地转了两圈才朝白敦而去。本不算大的房间被魔占满,这股波动,是夏萧从未见到过的密集程度,从地板堆到天花板,将白敦层层包裹。
黑煌冲在最前面,她巴不得看到白敦的惨状,所以于万魔中站在白敦身前。她们实在太像,只是白敦要消瘦那么一点,可外人看不出来,黑煌也不在意。在她眼里,除了至高的力量,只有白敦的身体她最想获得,因为这是世上最完美之物。
瞧着白敦满脸的血色少了许多,幸灾乐祸的黑煌觉得出了口气,爽感倍加。等前者抬头,几根垂下发丝后的眼眸看向她。黑煌立即举起手,万魔闭嘴,不再发出半点声音。姐妹对视,却无半点温暖,一个饱受痛苦,一个面带喜意。
白敦看向黑煌的眼神里带有祈求的情绪,可后者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先祖给予的武器就是强,而且夏萧那家伙也并非不靠谱,甚至毫不拖泥带水,比她想得还要简单迅捷。现在,她终于能好好看看自己的姐姐,欣赏她最后的美姿。
“你太美了。”
隋末之群英逐鹿 铭启小郎
黑煌赞美时,目光里满是嫉妒,姐姐有着一头日光般耀眼的长发,纤细的腰姿如同挺拔的白杨,娇嫩的皮肤似温室中最宝贵的花。其实黑煌和这差不多,可没有身体的她,只是一直模仿着白敦。如今,她将拥有自己的身体。
“你不能这样,收手吧!”
白敦低声劝着,面容憔悴,黑煌却精神饱满,笑问:
昨夜星辰願妳安好 碎瓶子的魚
“为何收手?”
“你起码得让我安排好自己的手下,是擎天宗一直在帮我们,我不能就这样走。”
“你放心,我会帮你,反正知道我们事的人不多,而且谁能撼动我在擎天宗的地位?拥有你的身体后,我的实力还将更强,强到你无法想象的程度。到时,所有人都将听我号令,我会带着擎天宗和幽灵空间中的魔一同南下。”
“为何非要这样?”
白敦胸口的漆黑色匕首不断吸食着她的元气和生灵之气,令她无法挣扎,力气越来越小。似大坝被砸碎,其中水疯狂外流,那种程度,非闸口可比。
这便是雀旦的力量,他现在的强横,即便面对问道之上,云巅边缘的人,都能轻而易举的碾压。更主要的是,身为荒兽,雀旦的血脉压制,令白敦从一开始便输的彻底。
极品雷神在异世 繁星璀璨
“遇到自己没有却想得到的东西,人就会嫉妒,嫉妒令人面目全非,要么毁掉,要么抢夺为自己所有。我当然不忍心把你毁掉,你可知我每次见到你时,都为你的相貌窒息,我曾经很崇拜你,不断模仿你,想成为你,可我又不是你,只有得到你的身体。”
黑煌的话语中有失落也有兴奋,谁也无法理解她此时的心情。自从这个疯狂的想法诞生到现在,已有整整百年。每日她都会梦到自己从光亮的房间醒来,坐在纯净的梳妆台前,让人为自己梳发,令人为自己穿衣。可她的魔道之力,连这等幻想都模拟不出来,肮脏的力量只有释放出一片血雾,将原先的乐园笼罩。可很快,黑煌就能过上她想要的日子,成为她最想成为的人。
修长的手指支起白敦的下巴,令逐渐无力的后者见着一张惊悚骇人的笑脸。精致的妩媚瓜子脸开始消散,似肌肤被撕破,露出下面的真实之物。那是股股黑烟,也是浓郁的魔气,这才是黑煌的本来面目,她只是一团没有鼻子眼睛的庞大魔气,仅此而已。
“你别忘了,是你剥夺了我的肉体,现在我要让你还回来!”
白敦眼角落下一滴泪,从脸颊划过,于魔气中浮动,最后消失在她与黑煌身体间。白敦已无力气,她不想再挣扎,闭上眼似服从命运的安排。可在黑煌即将把她拖进幽灵空间时,她幽幽说:
“书架下有个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为你准备的,记得去看。”
掌禦時空 儒子不可驕也
黑煌没有回答,她迟迟没有的动作令白敦抱有一丝幻想,是妹妹回来了?现在拔去这柄匕首并不算晚,只要能活就好,她的要求已低到这种程度。她看到的确实是这种场景,但还是令她失望。
身前黑雾中有两道暗红色的光,那是黑煌的眼睛,她盯着自己的胸口位置,不知在看什么。保守的白裙胸口有颗宝石,此时早已破碎,且被微微颤抖的匕首尽数震碎抖落。而在白裙下,白敦的胸口似也破碎,龟裂的皮肤下有幽光闪出,像被魔气吸食干,不再有半点用处。
黑雾中探出一只手,握住极短的匕首。这么下去,她想要的身体岂不是成了破碎的陶俑?次品黑煌可不要,所以用力将其拔出。
匕首由先祖的牙齿和鳞片制成,咬中便不会轻易松开,可黑煌体内的魔气,令其似见主般不断露出。
“多谢先祖。”
黑煌满脸虔诚,吸收不少元气和生灵之气的匕首猛地摆脱她的手掌,令其散作一团黑雾时化作一头黑龙光影冲离此处。
黑龙掠过的身影似电如雷,令围在白敦和黑煌四周的不少魔物丧生。顿时,其余魔物开始争抢这些破碎的生灵之气。可黑煌只是看着逐渐恢复的天花板,其中,一条威风凛凛的黑龙逐渐离开冰原,升至重重云层之上。
病弱世子,别太宠我!
穿越很倾城 浅夏十二夜
鳳禽麒獸
这时,黑煌收回目光,天花板也愈合如初。但她能想象到那头黑龙扭动灵活身躯,于空间不断穿梭,朝南海之南前去的迫切模样。
“谢谢。”
末世唐僧
白敦此话将黑煌逗笑。
“谢谢?亲爱的姐姐,我可没想着救你,我只要你的身体。至于你的元气,我会分给他人,但你放心,我不会动你的生灵之气,因为我会让你亲眼见证你的身体为我所有,你会逐渐丧失对身体的感知,直到死去。”
“我究竟做了什么,才让你这般怨恨我?”
白敦的眉头蹙在一起,她再也没有半点傲慢可拿出,但黑煌给不出确切的答案,只是沉声道:
“所有事。”
法师传奇 麻烦
挥手间,白敦被万魔带走,黑煌则留在房间。这里已成一片漆黑,白光只剩墙角一点,就连恢复如初的床被都成了黑色,像完全被夜色笼罩。
黑煌站在夏萧身体前,后者抬头时,却有些畏惧,因为现在她的目的已达到。就连白敦那等人物,都在那柄匕首前都撑不过一刻钟便丧失反抗的能力,可想黑煌和她身后的黑暗及魔道有多强。可她会实现自己的诺言吗?
夏萧捂着手臂,看着没有化为人形的黑煌停在自己身前,听其激动且迫不及待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