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7vz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255 新魂槽!魂士巔峯!展示-2syjq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在学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少年班的学生们每日上文化课、武艺课,虽然枯燥,但却很充实。
李烈回来了,赵棠、陆芒和焦腾达又有了实践课教师,早晚训练课也有了专人指导。
天潢贵胄 漫漫何其多
綺 戶 流年
但是高凌薇和荣陶陶的实践课教师-夏方然,却是不知道跑哪里鬼混去了,一直也没有露面。
不过两人也没找夏方然,他们自己训练也很好,更何况……两人现在要的不是训练,而是静心。
就这样,每每在训练课的时候,荣陶陶和高凌薇总会去往演武馆北侧,在那空无一人的雪林之中,以方天画戟为笔,在雪地上静心练字。
陌尽千霜 栀姬
有些时候,俩人晚上6点吃过晚饭,能在这片小树林中,一直写到10点演武馆熄灯……
终于,荣陶陶不再只写自己的名字了,他顺着高凌薇书写的诗词,跟着她的步伐,描绘着她的字迹。
字练的怎么样先不说,古诗词倒是背了不少。
大薇似乎很喜欢边塞诗词,只是有一次,被二楼趴窗户观瞧的斯华年发现之后,高凌薇被强行要求改换了书写的诗词。
本来在学校生活的日子,就是让两人的心安静下来,结果高凌薇那一句句“百战沙场碎铁衣”、“山崩鬼哭恨将军”,看得斯华年连连叫停。
乱世妖孽 风乱刀
后来,高凌薇就改写“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了……
嗯…虽然很是小清新、很解压,但是她那刀头燕尾般的笔锋,与书写的内容完全不搭!
这可是要了荣陶陶的命了,我就临摹个字我容易吗?
再这么写下去,荣陶陶都快精神错乱了。
这一周多的时间里,荣陶陶也总觉得自己要进阶魂士巅峰了,但总觉得差一点,就差一点点。
学校的意思也已经传达下来了,作为关外联赛出线的小组,袁天日、袁天成兄弟,由原班人马带领出征全国联赛。
同样,高凌薇和荣陶陶依旧是由夏方然和杨春熙率领。
眼看着还有一周的时间就要开赛,荣陶陶和高凌薇也已经准备就绪,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先去松柏镇,去拜访一下高凌薇的父母,再去帝都城参赛。
只不过,在离校的前一天,荣阳却是联系上了荣陶陶。
那个时候,荣陶陶还在跟高凌薇在小树林里练字,也是被脑海中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淘淘。”
蕭瑾瑜
“啊?”荣陶陶手中一停,一手拄着长戟,站直了身子。
荣阳:“听说关外魂武协会对你们的支持力度很大,给你奖励了两枚非常不错的魂珠。”
“啊,是啊。”荣陶陶在脑海中回应着,“大薇的冰晶恶颜魂技,功能与霜惧丑面有点重合了,我让她把眼部冰晶松鼠的魂珠,置换成了雪怨灵的魂珠。”
荣阳询问道:“那柏灵树女的魂珠呢?”
荣陶陶:“留着呢,和关外联赛奖杯一起收起来了。”
荣阳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昨天春熙跟我通电话,我大概了解了一下你们全国大赛的对手,有不少让人拥有精神类魂技、幻术类魂技。”
“嗯。”荣陶陶面色凝重,开口道,“既然已经闯进了全国大赛,也就意味着我的对手都是各大赛区的前八强选手。
这可是实打实的天才扎堆,当然有很多学员拥有额头、眼部的魂珠魂技。”
“我是这样想的。”荣阳组织了一下语言,“趁着现在比赛尚未开始,你可以改变你的魂珠魂技。”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你又给我找到好魂珠了?”
荣阳:“在全国大赛阶段,你可以先把额头处的魂珠置换一下,换成柏灵树女的魂珠。
河 圖 小說
如此一来,面对敌人的精神类、幻术类魂技,你也能有所抵抗。”
“呃……”
荣阳:“魂珠是我们魂武者的武器,要懂得巧用资源,你一生也只能参加一次这样的大赛,我也不希望你的终点就止步于全国大赛。
关于咱们俩的松雪智叟的魂珠,等你大赛过后,我们可以再镶嵌上。
更何况,你魂法等级提高的也很快,马上就要进阶四星了,我们俩也该换大师级额头魂珠了。
你走出雪境,去帝都参赛,也算是回到了寻常社会,身旁又有领队教师守护,我比较放心。暂时切断我们俩之间的联系也没什么。”
荣陶陶拾着方天戟,使劲儿插进了雪地中,身子一歪,靠在了戟杆上,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右侧,高凌薇也停下了书写的动作,好奇的看着荣陶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既然他休息的话……
千金 買 骨
高凌薇趁着机会,迈步走到之前写过字的雪地上,手中挥洒着一片片冰霜,将雪地再次填满、抹平,整理着她的“稿纸”。
不一会儿,荣陶陶突然开口道:“大薇,我哥让我置换柏灵树女魂珠。”
高凌薇点了点头:“当然好。”
荣陶陶:“那我在战斗过程中,可就不能跟你心灵相通了……”
高凌薇却是笑了,道:“以你我在尸潮中打磨出来的默契,还需要沟通么?”
荣陶陶面色古怪,想了又想,便耸了耸肩膀,道:“行吧,那我回去镶嵌魂珠,我爆了啊。”
“嗯。”
荣陶陶当即在脑海中说道:“拜拜~”
荣阳:“再……”
呼……
荣陶陶从来都不是犹豫不决的人,一旦作出决定,其执行力是毋庸置疑的。
亲哥给的魂珠,说爆就爆!
不仅爆了,而且那荣阳连话都没说完呢……
与此同时,百团关中,正坐在寝室里的荣阳,忍不住叹了口气。
感受着精神的另一端失去了联系人,荣阳无奈道:“还真是无情……”
松江魂武大学中,返回了寝室的荣陶陶,快步来到了办公桌前,拉开了第二个抽屉,也看到了证书上方的金色奖杯,以及几个小方盒。
荣陶陶简单的识别了一下,找出了柏灵树女的魂珠。
其他两个小方盒都是星野魂珠,是上次在帝都城历练的时候,叶南溪给他的。
荣陶陶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才能使用星野魂珠,毕竟这魂珠都是大师级的,荣陶陶的星野魂法也才二星。
不过用不上也好。
叶南溪小姐姐不是说了么,以后用这个魂珠魂技的时候,记得要想起她,记得这魂珠是她赠送给他的。
既然如此,荣陶陶不用这魂珠,也就用不着想起叶南溪了……
嗯,好像是这个道理?
先断亲情!后断友情!
这一刻,请叫我无情桃儿!
对面床铺上,斯华年正在闭眼打坐,听着荣陶陶翻箱倒柜的声音,不由得睁眼看来,也发现了荣陶陶手里拿着一枚魂珠,暗暗发呆。
秦时明月之美人劫 珞红尘
斯华年:“怎么?发什么呆呢?”
“啊!”荣陶陶回过神来,拿着那生长着萌芽的小小雪球,按向了自己的额头,“吸收个魂珠。”
斯华年缓缓闭上了眼睛,随口道:“明智的选择。”
荣陶陶闭眼感受着脑海中一片冰凉的触感,任由那小雪球破碎成魂力,涌入他的额头……
1秒,2秒,3秒……
随着魂珠在额头拼凑,大量的魂力涌入荣陶陶的脑海,他体内的莲花瓣突然震动了起来。
“嗯?”斯华年睁开双眼,好奇的看向了荣陶陶。
却是发现荣陶陶面色吃紧,身体僵硬,坐在办公桌前一动不动。
“最大限度吸收魂力!”斯华年急忙开口道,“不用控制,哪怕是魂力满了也要吸收,进阶魂士巅峰是开魂槽的时候。”
“嗯…嗯……”荣陶陶发出了一阵鼻音,说实话,这声音听起来很不对劲儿,是容易被封禁的那种……
但是也不能怪荣陶陶,这种满满涨涨的感觉,的确是他鲜少体验的滋味。
自从拥有了莲花瓣之后,荣陶陶一直处于“饥饿”的状态,即便是吃得再多,也很难有饱腹感。
而此时,他被大量魂力灌入身躯,那种“撑得要命”、时刻可能爆炸的感觉,对荣陶陶来说,实在是太罕见了。
荣陶陶差点哭出声来!
懒帝轻狂 征文作者
终于,我终于又感受到了“吃撑”的感觉了!
我又一次像个人了!我不是一个无底洞了……
“撑不撑?”斯华年询问道。
“撑。”荣陶陶艰难的吐出了一个字,刚刚还有点喜极而泣的意思,现在却是有点害怕了,真怕自己的身体像个皮球,突然爆炸。
斯华年:“别控制,继续吸收,无论身体有多难受,也要持续不断的吸收魂力,吸不下也要硬往身体里吸。
开魂槽需要充沛的魂力,你的身体在为冲开新的魂槽而做准备。
把自己想象成一只鸭子,无论吃不吃得下,也要捏着自己的嘴,拿勺子把饭捅进嗓子里。”
荣陶陶:“……”
出现了!斯灶的奇妙比喻?
斯华年:“用我帮你拿勺子吗?”
荣陶陶:???
下一刻,荣陶陶只感觉斯华年身上传来了无比浓厚的魂力,精纯的可怕,统统都是冰雪属性的魂力,一股脑的往荣陶陶身上灌着。
荣陶陶好想吐,这种被魂力灌满身躯的滋味,真的是……
“有,有条魂力丝,丝线,斯灶!”
听着荣陶陶那磕磕巴巴的声音,斯华年急忙问道:“在哪?”
荣陶陶:“丹田,它在往下走!”
“嗯……”斯华年心中叹了口气,丹田往下走,那就是双膝、双脚踝的魂槽了。
看来,即便是荣陶陶天才如此,也不可能把额头、眼睛、胸膛这三处最顶级的魂槽开全。
此时的荣陶陶没有右眼魂槽,也没有胸膛魂槽。
不如意事常八九,亦如同斯华年自己,她的天赋高不高?实力强不强?
她当然是最顶级的那一批,然而即便是斯华年,双眼魂槽一个都没开……
有些东西,的确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我的左脚踝,魂槽,早就开了,它去我,左脚踝…干什么?”
“嗯?”斯华年眼前一亮,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在斯华年满含期待的眼神注视下,荣陶陶傻傻道:“它掉头回来,停到我左膝盖了,在…嘶……”
膝盖处传来了一阵撕裂的疼痛感,那尚未开启的魂槽被猛地撑开,荣陶陶险些以为自己的膝盖骨会被魂力给搅碎。
斯华年:“膝盖?”
荣陶陶:“啊。”
斯华年撇了撇嘴,白白高兴一场。
膝盖…也行吧,也有不错的输出类魂技,一个飞膝冲过去,也能撞碎目标的胸膛。
实在找不到合适的魂技,镶嵌个魂宠也是极好的,荣陶陶的右手肘处,不就镶嵌了一个雪将烛么?
斯华年将荣陶陶扶上正轨之后,便收敛了体内的魂力,任由荣陶陶自行开启魂槽。
“呕~”恍惚之间,荣陶陶一阵干呕。
好吧,荣陶陶承认,他再也不怀念这种满涨感觉了……
斯华年也是知道荣陶陶行动困难,她便下了床,拿起一个纸篓,放到了荣陶陶的办公桌上。
只见她拾着荣陶陶那僵硬的手臂,改变着他的动作,让他双手怀抱着纸篓。
随后,斯华年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勺,轻轻下压,让他低头对准了纸篓。
这一刻,
荣陶陶的眼中,满满的都是糖纸、裹泡芙的油纸,甜甜圈上的糖粒,虾条的零食袋、花生酥的碎屑……
荣陶陶:“……”
斯!华!年!!!
我可™真是太有食欲了昂!
“呕~”
“你并不是吃多了想吐,只是魂力带给你的错觉。”斯华年轻轻拍着荣陶陶的背脊,在这种时候,她似乎真的想要跟荣陶陶讲清楚道理……
拍着拍着,斯华年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都怪此时荣陶陶身上汇聚的魂力太过充沛,甚至有点粘稠。
斯华年拍打他的背脊,抬起手掌的瞬间,竟然勾勒出了一条条肉眼可见的魂力线条?
本该无形的魂力,此时却浓稠如水雾一般。
斯华年一双美眸明亮,恶霸竟然也有童心?
她的手指一次次的从荣陶陶背脊抹过,勾出了一条条魂力丝线,在半空中竟然写了几个字。
斯华年急忙拿起桌上的手机,打开了照相功能……
“咔嚓!”
画面定格,一个穿着粉色外套、捧着纸篓痛苦呕吐的少年,头顶上竟然有一条浓郁的魂力丝线。
连笔,两个大字:“呵呵”。
果然,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斯华年只是觉得他挺好玩……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大赛将至,育会好好写,希望给大家继续献上精彩的故事!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