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eyg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第172章 給藍陽陽一點教訓展示-v9skz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蓝阳阳刚出门,就遇上了六婶,不过没见到小萍。
“六婶,小萍呢?”她还是挺关心那孩子的。
“在家呢,不肯出门。”六婶答道,转而又说,“听说你开了个咖啡店是吗?六婶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喝过咖啡呢,好喝吗?要不带我去尝尝吧?”
“你要是想喝咖啡,可以让徐助理给你冲一杯,他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蓝阳阳说着,去了车库取车。
六婶不依不饶,“保姆做的,哪有店里买的好喝啊。”
“我说了很多次了,徐助理他不是保姆。”蓝阳阳已经有些怒意。
她不再搭理,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没想到六婶居然也上了车,并一副耍泼皮无赖的样子,“我不管,我今天就是要去你的咖啡店,我不仅要喝咖啡,还不给钱!我还不信你能把我赶走。”
一个人脸皮能厚到如此境地,蓝阳阳也着实佩服。
怒煞七星
夢回靜優玉瀾杉 惜恩
到店里的时候,还没开始营业,大家正在做准备工作。
六婶像个大爷一样,往哪儿一坐,蓝阳阳没办法,只得让骆森择先冲杯咖啡给她。
看着双胞胎姐妹花的身影,她正在思瞅着该如何开口。
管思圆忽然拉着管思月走了过来,她说道:“老板,昨天的事情我们感到非常抱歉,是我妹妹做的不对,向您郑重的道歉。”
她们居然主动承认错误并道歉,这就让蓝阳阳有点被动了,更加为难了起来。
管思月瞧起来有点不情愿,但还是鞠了一躬,说:“对不起老板,我姐已经狠狠地骂过我一顿了,我知道错了。”
蓝阳阳深吸了一口气,她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处理这种事情,本就不是她的强项。
冤家
王牌贴身杀手 猫猫德
过了一会,她竟然接到了Brian的电话。
“李师傅,有事?”
被弟控的少年 赫璃
Brian说道:“圆圆和月月,我替她们做担保,绝对不会再犯错。”
在国内待了大半年,他的中文好了不少,但听起来还是有点搞笑。
这下让蓝阳阳更加为难了,总不能不给Brian面子吧?
看她一脸纠结的样子,管思圆又说:“老板,我很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我也相信自己能做好。但是我们犯错在先,你要开除月月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只是,月月要是走,我也会走的。”
这对双胞胎姐妹花一走,咖啡店里怕是要乱套了,毕竟新来的员工都还没熟悉工作呢。
想了想,蓝阳阳说道:“你们再让我好好想想吧。”
这时,六婶发出了一声大叫:“这什么东西啊?这也太苦了,太难喝了吧,蓝阳阳,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她恼怒不已,把杯子重重的搁在桌上,咖啡都溅了出来。
“六婶,难道你不知道咖啡就是苦的吗?”蓝阳阳走过去。
“我本来就不知道啊,我说了,我没喝过咖啡。”六婶理直气壮,“你是不是欺负我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啊?”
“那你想怎样?”蓝阳阳忍不住怒火,和她拌了几句嘴,“你是来给小萍看病的,不是来吃喝晚了,享受生活的,我妈给的那三十万,你早就花完了吧?”
“当然了,小萍看病那么贵。”六婶撒谎的时候,双手环胸,仍旧一副没在怕的样子。
攻克柏林 悠然醉紅塵
蓝阳阳翻了个白眼,明明每次去医院她都一起去的,钱都是她出的,六婶从头到尾,没花过一分钱。
“赶紧给我换一杯。”六婶一脸不满。
“要喝自己弄去。”蓝阳阳也没打算惯着她。
骆森择见状,安慰了蓝阳阳几句,“阳阳,别生气,我重新给六婶做就是了。”
他很快又重新了做了一杯没那么苦的,但六婶依旧不满意,说:“这是人喝的东西吗?味道也太奇怪了。”
“尝也尝过了,赶紧走吧。”蓝阳阳不耐烦,已经开始送客了。
可六婶去如同一尊大佛似的,她说:“我是你六婶,有你这么对待长辈的吗?有钱就忘本了,是吧?瞧不起我是个穷人,对吗?”
她这样尖酸刻薄、无事生非,是个人都瞧不下去,也引来了店里其他员工的注目。
片刻后,管思月似急于表现自己,快步走过去,笑着说:“六婶,我来给你做吧,我保证给你做一杯甜的。”
管思月的长相属于长辈喜欢的那种,乖巧甜美,六婶的心情果然好了很多,“看看人家小姑娘,比你懂事多了。”
很快,管思月端来一杯奶茶。
倩女幽魂之阴阳变
六婶喝了一口,喜欢的不行,“这个好喝,这叫什么?”
“这个呢,是咖啡的亲戚,它叫奶茶。”管思月答完随即又说,“六婶你喜欢就好,要是喝完了可以再叫我,我给你做!”
六婶被她哄的开心,“那真是谢谢你了啊,你不忙吧,要不陪我唠会儿磕?”
悍 庚
看她俩聊的挺好,蓝阳阳又回到了收银台后边,开始看账本,奥利给则是缩在她身边,开始打盹。
这狗,整天除了吃就是睡,又胖了不少。
咖啡店的角落,管思月和六婶的聊天,不知何时成了别人听不见的窃窃私语。
“六婶,我挺好奇的,老板她男朋友是什么人啊?”
六婶答道:“这我可不清楚,不过挺帅的。”
“你就没问过她吗?”管思月更加好奇了,“我可听说了,老板的男朋友,其实是她包养的小白脸,你不知道吗?”
六婶一脸震惊,“这我还真不清楚,阳阳她不让我打听,原来是这么回事。”
她先前跟蓝阳阳打听过,但是蓝阳阳也知道支临冥的身份实在有些不一般,所以没多说,这下六婶算是明白了,原来是见不得光的关系。
“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六婶又问。
“听其他人说的啊,老板还有一个男装公司,听说以前还带着小白脸去当模特呢。”管思月一脸八卦,见六婶感兴趣,又接着说道,“而且,老板的作风实在有点问题,刚才给你冲咖啡的帅哥知道是谁吗?那是老板的追求者,家里已经有了一个,还在外边勾勾搭搭的。”
瞧得出来,管思月的眼中满是嫉妒,六婶不动神色,只跟着附和,“那可真够不要脸的,我们老蓝家怎么生了这么个玩意?”
“婶,我想给她点教训,你说我怎么做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