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s6n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西瓜皮大盟主-第一百六十八章:禁衛軍預備役閲讀-avbto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双方之间气氛瞬间紧绷,战势,一触即发!
看着对面一下子冲上来一堆拿着武器的人,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细木棍,羊部落的这小群人简直惊呆了。
他们先是咽了咽口水,而后一步一步小心的往后退。
一边退,嘴里还一边“乌拉乌拉”的喊着什么。
而后还不等陈超等人反应过来,他们来得多来,撤得就有多快。
‘呼啦啦’的一下子全跑没影了,只剩下那个被陈超推倒在地的男人。
陈超???
我天元部落的禁卫军预备役还没上,你们就跑了?
曲和黎农???
这他娘的什么情况?没我们一展身手的机会了?这样咱两得推车推到猴年马月哦……
顶着羊角的小老头和棕巫???
刚才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啊…
胖老头???
卧槽,你们平时去戒部落的时候不是嚣张得很嘛?怎么?现在遇到扎手的硬点子就怂了?
草甲和草乙???
真他娘的差劲,菜鸡,还不如我们当初还没加入天元部落的时候!
而躺在地上的男人???
超凡進化
喂喂喂,我们是一个部落的啊!!
你们怎么好意思就这样丢下我?!!
看我回去不跟首领羊告你们的状!看他不罚你们通通没晚饭吃!
明天也没饭吃!
后天也没饭吃!
看对方但是撤退了,陈超也没有马上追击的意思,而是面色一沉,指着地上的男人说道,“绑起来!”
曲和黎农回到独轮车上,找几根制作投石索的绳子,把地上的男人双手反绑,又用绳子在身上绑了一圈又一圈。
胖老头和棕巫还没从震惊的情绪中反应过来,这一切就结束了。
刚才的这一幕,对他们来说,太震撼了!
他们从来没想过,原来每天在队伍里和自己嬉笑打闹的人,一瞬间就可以变成手持利器的杀人机器,这一切只要领头的人一声令下。
顶着羊角的小老头倒是没怎么被吓到,因为他还没反应过来有人要打自己,然后那个人就被陈超制住了。
再然后就是自己队伍里一群人“蹭”的一下就拿起武器全冲了上来,本来看到对面一小群人还有点担心的小老头,马上就不担心了!
甚至还有点嚣张气焰支棱起来了~
被绑在地上的男人“乌拉乌拉”的喊叫着,脸上满是怨愤和不服。
胖老头这才反应过来,走到陈超身边,打着手势连比带划,还夹杂着刚才新学的一些词语,表示自己认识这个人。
陈超看了他一眼,而后沉声说道,“问问看什么情况。”
胖老头蹲下身,对着被绑着的男人就是一顿,“乌拉乌拉¥%@乌拉乌拉!@&*……@。”
但是被绑着的男人一点都不买账,对着胖老头就是一顿嚣张的“¥%……%@@#乌拉*¥@乌拉!¥%……呱!”
就连陈超这些听不太懂土话的人,都能听出被绑着的那个男人语气中的不善,以及嘲讽和鄙夷。
一顿交流下来,胖老头额头上冒出汗来了,虽然他小心的拖着自己的新兽皮,但一些边缘处,还是难以避免的擦碰到了地上新露出的土地。
但他已经顾不上了,这个人他确实认识,是羊部落里边经常到戒部落换东西的一个。
每次都要价奇高无比,一张山羊皮,就想换走自己的十头花猪,还要最好的那种。
如果不同意的话,他就会自己赶猪,连赖带抢的也要把猪赶回去。
但宁愿被他抢走一两头,也不能同意这个价格。
因为这个价格的口子一旦打开,之后羊部落所有来戒部落换东西的人,都会要求一张山羊皮换十头花猪的。
而现在他好心好意的跟对方讲,这些人是多么多么的厉害。
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
我在心间种神树 薪火之王
可这个泼皮,什么都不听,还大喊等他们羊部落的人来了,你们就全死定了!
我们还要抢走你们所有的黑猪/花猪!
胖老头叹了口气,也活该是自己倒霉,交流半天一点结果都没有,只好打着手势把地上躺的这个泼皮的原话转述给陈超。
智謀三國
陈超疑惑的问道,“羊部落所有的人都这样?”
胖老头想了一下陈超的话,而后摇了摇头,打着手势告诉对方,‘不是的,羊部落也有一部分人很好。’
二人正交流着,就看见远处又‘呼啦啦’的冲出了一群人,这次人数明显要比上次多得多。
胖老头赶紧打着手势告诉陈超,‘我来我来,这次我上次和他们说。你们不要那么着急就上武器,我先自己一个人上去和他们说。’
陈超点了点头,同意了胖老头的做法。
正好,他既然要拿这块区域的独家销售权,那自己就看看他的具体实力,到底能不能吃得下这么多的份额。
不然到时候给了也是白给,不要说更远更大的那个部落。
就最近的这个羊部落,看起来对戒部落,就没抱有多友善的态度。
想要拿好处,就要舍得付出代价。
風瀟綺夢
不过他也不会真的让胖老头出事,天元部落禁卫军的预备役,手里的武器不都没放下嘛?
但凡等会有一点不对劲的苗头,陈超看了看那群人手上的大小木棍,再看看自己身后这群人手上的石斧以及长矛。
相信凭借自己这群人手里的两种杀人利器,把这群拥挤在一起的人杀个对穿,再杀个来回,估计问题不大。
不过还是要尽快把青铜弄回部落升级一波武器,这个任务的优先级不能再拖了。
想着想着,陈超原本平和的眼神,也渐渐染上了杀意。
他沉声对曲和黎农说道,“等会一有不对劲,就冲上去把胖老头给救回来,货物可以不要,人必须要回来。”
最初的巫師
曲和黎农皆低声应和,两人都握紧了手中的石斧。
顶着羊角的小老头和棕巫原本也想跟上去,结果被陈超一把拉住。
小老头和棕巫被陈超的眼神吓了一大跳,也都乖乖地停在原地,没跟上去凑热闹。
看着从羊部落冲出来的一大群人到了近前停下了脚步,最早跑回去的那小群人也在其中。
他们在领头的几人旁边不停的说着什么,还朝着陈超这边指指点点。
领头的几人顺着他们的指点,看到了被绑成一团丢在地上的男人,其中一个眉头紧锁,满脸怒容。
其余两个则面色要相对平和一些,一边听着自己族人的描述,一边不停朝着陈超这边张望。
其中一个还对站在陈超等人旁边的胖老头眨巴了几下眼。
得到了跟自己最熟的那个副首领的眼神示意,胖老头像是得到了鼓励。
他看了陈超一眼,陈超也点了点头。
于是胖老头就按照之前申请的,走到了我方队伍的最前边,正要继续往前的时候。
从后边的人群里挤出来几个要跟上的随从,也都胖老头挥了挥手,驱赶回了队伍里。
他一个人也没带,一件武器也没带,而是独自拄着黑木头拐杖,不时抬起手抹着自己微微出汗的额头,走到了羊部落的队伍前边。